澳媒揭馬蹄露真相 馬蹄露被打真相終于爆發了

2019-10-12 10:25 來源:互聯網

近日,一位來自澳大利亞主流媒體“第七頻道”的記者,僅僅因為如實報道了香港街頭的“亂港分子”的暴力行為,并救助了被暴徒們打傷的香港藝人馬蹄露,就遭到了暴徒們的辱罵和網絡暴力。

于是,這位名叫Robert Ovadia的記者不僅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將他從好心救助馬蹄露、到被暴徒圍攻辱罵的過程全都寫了出來,他還嚴厲地質問了那些動不動就對不同意他們觀點的人使用暴力的“民主示威者”,問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捍衛“民主”。

在Robert Ovadia發布在“臉譜網”(Facebook)的一篇貼文中,他一上來先是指出香港目前的氛圍是“有毒”和“危險”的。

“在香港的這段時間里,我從未見過假消息能被如此歹毒地用作武器”,他說。

之后,這位澳大利亞主流媒體“第七頻道”(Channel 7)的記者開始講述他與被“亂港暴徒”毆打的香港藝人馬蹄露相遇的過程。

他說,在知名香港藝人馬蹄露被打當天,他也在現場目的了全程。而他看到的是,馬蹄露僅僅因為行使自己的權利,抗議了這些“示威者”,這名孤身一人的女子就遭到了滿嘴“自由民主”的暴徒的襲擊:她被噴了一臉辣椒粉,被毆打,然后被推到在地。

“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他說。

然而,令Robert Ovadia憤怒的是,《蘋果日報》這家與示威者“存在特殊關聯”的機構,卻通過對事實的“裁剪”,將馬蹄露被襲擊事件的真相徹底歪曲了。

Robert Ovadia說,《蘋果日報》通過將馬蹄露遇到襲擊后防衛的畫面放在視頻的開頭,令馬蹄露看起來像是先攻擊了“抗議者”,這誤導了很多人。

“簡要描述的話,(蘋果日報的)這種行為就是‘政治宣傳’”,他說。

Robert Ovadia還貼出了兩段視頻進行對比,其中一段是《蘋果日報》掐掉馬蹄露先遭到暴徒噴射辣椒面和被打掉手機情節的版本,視頻直接從馬蹄露出于防衛推搡襲擊她的人開始。

另一段更完整的視頻鏈接則顯示,馬蹄露起初只是不滿這些蒙面暴徒在街頭搞破壞的惡行,質問他們的行為并要曝光他們,結果先是被這些蒙面暴徒噴了紅色辣椒面,又被打掉了手機在先,于是她才去推搡襲擊她的兩名蒙面暴徒,結果被暴徒推到在地。

有些諷刺的是,提供這段相對完整視頻的人,本身也是暴徒的支持者。而他貼出這段視頻的本意是想給襲擊馬蹄露的暴徒“開脫”,宣稱是馬蹄露“挑釁”“示威者”在先。此人還辱罵馬蹄露是“藍尸”。

不過,他的視頻卻反而證明了《蘋果日報》和暴徒們的卑鄙。

但馬蹄露遭到的暴行還不止如此。Robert Ovadia還親自拍攝到了一名蒙面暴徒用玻璃瓶直接砸向馬蹄露的頭,導致她滿頭鮮血的畫面。這段畫面也被澳大利亞“第七頻道”在其一檔新聞節目中播放了出來。

“第七頻道”播出的這期由Robert Ovadia和他的團隊制作的節目還顯示,遇襲后的馬蹄露因為怕再遭到報復和襲擊,拒絕了暴徒隊伍中的“急救人員”的“幫助”,而是懇請這位澳大利亞記者保護她,送她去警察局。

Robert Ovadia也在他的貼文中講到了這一部分。他先是憤怒的譴責了襲擊馬蹄露的這些暴徒,抨擊這些宣稱“要民主”的暴徒更像是在要求“人人都必須同意他們的觀點,否則就動用私刑”,并透露他在香港還“見過其他這樣的案例,甚至更殘忍”。

之后,這位澳大利亞記者講述了他救助馬蹄露的經過。他說作為記者他當時只是想采訪馬蹄露,所以站在了馬蹄露和暴徒之間,沒想到馬蹄露會向他求救。他說當時他感到自己必須幫她,于是便出手送馬蹄露去了警察局。

然而,Robert Ovadia表示他卻因為自己的這番善舉而遭到了“意想不到”的對待。

什么“對待”呢?他發現自己居然僅僅因為送馬蹄露去警察局,就被暴徒們打上了“親中”的標簽,并隨后在社交媒體上遭到了網絡暴力、“人肉起底”乃至“死亡威脅”。

“我的名字和照片已經在示威者中流傳開了,有情報提醒我們將成為這些‘和平示威者’的目標。這已經不是一種心血來潮的暴力,而是有精心準備的、有預謀的”。Robert Ovadia說,“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對忠誠的要求太極端了,連一個普通的善舉都從政治光譜中進行解讀,然后就立刻得出結論并施加報復”。

這位記者還無奈地表示:“人們常說真相是戰爭中的第一個受害者。這話過去只適用于那些希望操弄公眾的將軍、政客和謀士。可如今,每個人在網上都可以發聲,每個人也就都參與到了這個骯臟的秘密中去。”

這里其實還有一個小花絮,即在Robert Ovadia幫助馬蹄露之前,他曾經詫異于為啥香港的星巴克咖啡這個美國品牌會被這些暴徒砸壞。而在他自己僅因幫助了馬蹄露就被暴徒們視為“敵人”后,他也終于意識到星巴克之所以會被砸,是因為香港的星巴克是香港美心集團運營的,而美心集團則因為不支持暴徒的暴行而被視為“親北京”,所以就被砸了……

他還因此在自己的Instagram賬號上發帖分享了一些感想,稱“不僅是香港,現在全世界都在變得比以往還要政治分裂。而人們會將一個普通的善舉進行苦澀的政治歪曲,便是這么一種全球化病癥的體現。這太可恥了。”

言歸正傳,在那篇“臉譜網”的貼文的最后,Robert Ovadia再次抨擊了這些暴徒。他說他在香港也見過一些真正平和的示威者,但如果這個群體真想捍衛民主價值觀,就必須檢討自己的行為和準則。

他還披露了一個令人痛心的情況:很多人雖然很感謝他的節目對香港不偏不倚的報道,但只敢私下里感謝他,不敢公開說,怕也成為暴徒的目標。

“這令人不得不懷疑他們到底要保護的到底是什么樣的民主”,Robert Ovadia質問到。

目前,在Robert Ovadia這篇“臉譜網”貼文的下面,不少留言者都向他表達了敬意,感謝他對于香港真實情況的報道,并提醒他多注意人身安全。

但在推特上,有暴徒的支持者卻抨擊他“不專業”,理由是總報道暴力行為“沒有意義”,要求他去探究“是什么”導致了這些暴力行為。

按這種邏輯看的話,一些英美媒體駐香港的記者就“專業”多了。他們基本上不會報道香港街頭暴徒傷人和搞破壞的暴行,反而將他們的行為稱為“民主運動”,還會將香港的一切混亂都歸咎于制止暴力的警察和政府身上,揣著明白裝糊涂般地宣稱政府只要對那些“非法”訴求讓步就沒事了。

但這些美國媒體迎合暴徒口味的“專業”報道,卻恰恰成了令香港街頭的暴力行為不斷升級的“推手”。所以在某家支持暴徒的美國媒體的采訪中,才出現了一群宣稱參與這種暴力行為很好玩的年輕人,說什么這就像在玩兒電子游戲《俠盜類車手》(GTA)的真人版一樣。

倒是被罵為“不專業”的Robert Ovadia在他的報道中清醒地指出,這些暴徒之所以不斷升級暴力,是因為他們想不斷挑釁警察還擊,從而更多地博得關注,越多越好。

“但有時這種策略卻導致了很壞的結果,”這期節目的旁白這樣說到。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澳大利亞記者其實之前也和那些英美媒體的記者一樣,出過一些質疑香港警察執法“粗暴”的報道,但比起那些媒體對街頭暴徒的暴行“選擇性失明”或“輕描淡寫”甚至“狡辯開脫”,他能同時做到揭露“示威者”的暴行,并抨擊他們對民主精神的“褻瀆”,就已經令他顯得“難能可貴”了。

可如實報道香港街頭的情況,難道不該是每個記者本應有的節操嗎?

延伸 · 閱讀